雨宮|碎語,稱呼隨意

歡迎聊天( ・ิω・ิ)灣家人

坑多、雜食、低產,簡繁不定。
不是文青,只是中二。
下輩子想當樹懶。

近期:文豪野犬|雙黑互攻|雷織太謝謝

【阿修羅R5賀】願世界將你溫柔以待

※復活捏造

※R劇透有


  腳下傳來一陣鈍痛,不需要低頭察看你也知道那是什麼,且那根本無法阻擋你的步伐。雖然沒有表現在臉上,但每走一步,你的心跳便快上幾分,而你渾然不覺。
  那並非喜悅或興奮之情,或許就連你自己也不甚清楚。若真要定義,我想那大概是種可以被稱為惶恐的心情吧。並非懼怕,而是有種潛在的因子使你的心臟收縮加速、使不安在你的血液中流淌。即使你早已習慣與它為伍。


  回到現世的你應該很快就會發現,那裡早已非你記憶中的模樣。你所取回的碎片突然又模糊了起來,不過那些無疑是真實存在過的。你會處之泰然的,畢竟身在何處並不影響...

【史塔夏中心】Dead of Dolls

那是一場在綿綿細雨中舉行的葬禮。


  少女捻著鮮花,小心翼翼的放入棺中。她輕撫著棺中人的臉頰,並將那頭銀白的髮絲仔細整理好。少女伏在棺邊,靜靜的盯著她的臉,除卻沒有起伏的胸膛,她看起來和平日熟睡的模樣沒有任何差別。

「幸運的孩子、不幸的孩子啊。」少女輕聲說著。


她一直都靜靜的看著。


  這個地方她再熟悉不過了。

  在她被撕扯錯亂的記憶裏頭,唯一清晰的場景。那時的她輕笑著對已經蒼老的男人說出了真相。嘿,要逃嗎?她說著。

  如她所料的,那孩子成功的偏離了原本的軌道。但他不過是走上了另一條...

【桃櫻】花落時

※陰陽師第八章衍生

※桃花妖→櫻花妖

若要說,桃花妖不得不承認櫻花妖對她來說是特別的。

起初,因為人們老是把她倆搞混,她還未能修成人形時是很討厭身邊那棵櫻花樹的。才不一樣!如果她是人形,大概已經怒氣沖沖地朝著那些人咆哮了吧。

但在修成人形後,看到那個怯生生的少女她又心軟了下來。

想接近她卻在看到她寫在臉上的不悅時縮回了手,桃花妖從來就不承認那是她想保護櫻花妖的開始。她只是缺個打發時間的伴而已、保護她也不過為了滿足自己,才不是想成為朋友什麼的--她給了自己這麼個理由。

桃花妖最喜歡看櫻花妖跳舞的樣子。

伴著片片飛落的粉嫩花瓣,櫻花妖腳步輕盈旋轉著,令人移不開目光。儘管她很清楚,那並...

The Plague Doctor

※太宰治、也許並不存在的中原中也以及不曾提及的織田作之助


鞋跟敲擊地面的聲音在長廊上迴盪著,靜謐的空間中腳步聲顯得刻意而突兀。他的步伐優雅而緩慢,一下一下仿佛跟著華爾滋的節奏起舞。月色如同一層薄紗輕籠著他全身,他所覆著的白色面具反射著冷冷的光,面具的鳥喙造型顯得有些詭譎。

他停下了腳步,四周也跟著回歸一片寂靜。

他將目光轉向了走廊盡頭。


『你來了啊。』

像是老友間的寒暄,自陰影處響起。他昂起頭,看向對方。嘴角的弧度與夜空中的彎月相仿,同樣的沒有一絲溫度。那人幾乎完全溶入了黑暗。
整個空間似乎就剩下了黑與白兩種色調,因此眼前人被猩紅染滿的指尖顯得特別刺眼。

他沉默不語,...

【雙黑】段子*2

※幼年雙黑/中原中也中心
※手機排版
※復健


之一。


那是他們為數不多、沒有針鋒相對的記憶。


融化的冰淇淋沿著甜筒邊緣緩緩留下一道乳白的痕跡,滑過他的手,最終跌進土裡。他無所謂的舔了口其餘還未融化的冰,甜膩的味道在口中擴散,舌尖因為冰冷而有些麻痺。

他的搭檔與他並肩坐著,撐著下巴看向遠方,手指無意識的在膝蓋上輕點著,像是在打著節拍。他的臉上明顯的寫著無聊,卻並不打算催促。

他翹著腳,看了眼靠著椅背吃冰吃得很開心的人,白皙的雙腿晃蕩著。

「虧你還吃得下去。」

「為什麼吃不下去?」

中原中也咬了口有些軟化的甜筒邊緣,歪著頭的樣子看上去有著與年齡相符的天真。「想...

【灣家限定】CWT43突發雙黑無料印調

是的我爬上來了……雖然不知道有多少Fo我的灣家人不過這裡也發一下,場次過後會公開無料內容。

>>>印調表單<<<

【刊物名稱】:詩.水蛇.山神廟

【作者】:雨宮

【封面】:濕腹

【配對】:雙黑太中太無差

【規格】:A5小說本,直式右翻

【字數】:約7000左右

【題材】:架空清水向

【試閱】

「要不要來參加祭典?」

  那是個晴朗的午後,彼時男孩已長成少年,但身形還是比太宰治矮上許多。「哪來的祭典?」少年撐著臉,沒有看向他,語氣甚是不屑。雖然的確接近盂蘭盆節,但一切可都還在籌備中。

  「長不高就算了,也沒長聰明點,你母親會很難過的。」太宰治把玩著不知從...

【雙黑】紀念

BGM:記.念/雷雨心
  
  夏日炎炎,不知不覺已經來到鳳凰花開的季節。


  明明是在高中生涯最後的回憶,畢業典禮時冷氣壞了、音效設備好像也出了問題,導致整個典禮延宕,此時已超出預期的時間太多,周圍傳來了窸窸窣窣的抱怨聲。「啊--校長還要講多久啊。」中原中也聽見身旁傳來了嘆氣聲,他完全不打算搭理對方繼續翻著手上的小說。一隻蒼白的手壓到書上,故意擋住了上頭的文字,隨後一股重量壓上了中原中也的右肩。


  「熱死了,滾開。」中原中也把那隻手撥開,闔上了書本。壓在他身上的人蹭了蹭,一邊誇張的嘆了口氣:「中也,我好無聊喔--」有些凌亂的黑髮蹭上中原中也的臉頰,他一把將人推開,然後把手中的書拍在對方臉...

[荒厄]宰中心

桃爺說熱度超過20就寫完所以我決定轉了(# ゚Д゚)!

告別式左轉走到底©桃夭:



  如果有什麼東西叫做命運,或許就是這麼回事了。
  一天太宰忽然這樣想,並且靜靜地接受了它。

  並不是和誰邂逅的某日,不是某種嶄新的聯繫開始的某日。殘酷的是,伴隨思想自靈魂發出的第一聲啼哭而來的,是唯一摯友織田作的死亡。以及一種──事情真的是這樣子的啊,的深刻的理解,刺入骨髓的感同身受……他卻是連感受到疼痛的餘裕都隨著那聲靈魂的啼哭失去。




  不想失去的事物都還是必定會失去。凡是值得追求的事物,總在得到的瞬間消失。
  ……真的沒有事物值得延長痛苦的人生去追...

【雙黑】無題

※短短的噗浪猜文風跟風混更(廢人mode誠意0


水光瀲灩,你在岸上緩步走著,如同正欣賞著美景的旅人。豔紅如火的花卉使得整個河岸看起來像熊熊火海,你置身其中,卻感覺不到業火焚燒。你不斷地走著,終點究竟在何方,你一點頭緒也沒有。


周遭寂靜無聲。


前方迎面走來一個人。
恍惚間你空白的腦海中似乎閃過什麼,卻什麼也沒捕捉到。你下意識地停下腳步,等待著對方的靠近。


『你也在這啊。』


你脫口而出,卻不知道為什麼要這麼說。看清對方的臉時,你內心沒來由地升起一陣厭惡。我認識他嗎?你思索著。你在這個地方有多久了?為何在這?你什麼資訊也沒有,卻也沒什麼反應,像是被操控著的偶人只是直覺...

【太宰治中心】生而為人之罪

※織太粉慎。

※一點點雙黑。

※太宰治生日快樂。


這一天,是一切罪孽的開始。



  通常這一天太宰治會選擇避開所有人,在黑手黨時倒是還好,在偵探社時總會有人見到他就說,太宰、生日快樂。並不是不接受祝福,而是他實在不認為這一個日子有什麼好慶祝的。海風將他的頭髮撥弄的更加凌亂,散在眼前的髮絲阻礙了視線。


  過去二十二年的這個日子他都是怎麼過的?

  大概就只是當成一個普通的一天,更加靠近死亡的一天。


  紅髮的身影躍入腦海,太宰治想起了那個人。促使他擁有眼前生活的,已經死去的人。『到幫助人的那邊去吧。』他的最後一句話偶爾會重新...

【雙黑】Turn You On

※防雷警告:太宰治x中原中也性轉,BG


※中原中也性轉

中原中也性轉

中原中也性轉


※所以是BG

※還債:BG太中、騎乘

※我都打三次BG+性轉了自行避雷啊


連結:・゜・(PД`q。)・゜・



標題其實沒啥意義,只是首頗煽情的歌可以去聽聽

然後我已經不想敘述我在打這篇的時候到底有多崩潰

但是,打邪教,好爽

能有人喜歡的話,我大概會痛哭流涕

【太←芥】夢回

他將手放在胸前,靠近心臟的位置,可以感受到器官一下一下的搏動著。但卻好像沒有活著的真實感。不,也許談不上是活著(Living)而是掙扎著生存(Survive)。連思考自身存在價值的時間都沒有,唯一的念頭只是如何苟延殘喘地度過這一天。


在遇上太宰治之前,他從來不知道生活是怎樣的,時間的流逝是無意義的,這是場困獸之鬥。


太宰治。

對於芥川龍之介來說是唯一能挑起他一絲情緒的字詞。


對太宰治是抱持著怎麼樣的情感,芥川龍之介不懂,他也不曾去思索。比起情感,或許稱為執著更貼切些。扭曲而變形的情感成了近乎偏執的狂熱執念,言語也無法解釋他複雜的情緒。...

【雙黑】POIparo段子

※疑犯追蹤POI S5嚴重劇透

※純屬滿足個人妄想的段子

※角色代換

※滿是刀片

※BGM:如果我變成回憶

警告在前了,就別找我談人生了……

「你聽得見我的聲音嗎?中也。」

中原中也在牢房前停下了腳步,押解他的特工在後頭做交接,一旁的局內聯絡用電話響起,他反射性的將之接起。

那是他熟悉的聲音,卻不知怎地令他心跳漏了一拍。「太宰?」他開口,聲音有些發顫。「……不,是我。」那個與他搭檔完全相同的聲線如是說。

——該讓機器選擇自己的聲音。

森鷗外的話在中原中也腦中浮現。所以最終他選擇了太宰治的聲音嗎?中原中也忍不住笑了。
沒有往常的狷狂,是那樣的哀戚。

他被Samaritan的特...

【中與】微醺

 ※朋友點文
※中原中也×與謝野晶子

  兩人的初遇是在戰場上,那也許是中原中也遇到第一個毫不畏懼他能力、還敢反威脅要將他大卸八塊的女人。他勾起嘴角嘲弄著對方的狂妄,女性同樣高傲的睨著他。有趣,這是他當時對與謝野晶子留下的評價。

 

  第二次相遇,是中原中也怎麼也沒料想到的。

 

  中原中也推開門走進自己常來的酒吧,一眼就看見那個佔據在他常坐位置上的女人。他挑了挑眉,逕自走到與謝野不遠處坐下。她發現了他的存在,沒有說什麼,只是看了他一眼,將包包拉近了自己,毫不掩飾的提防著。中原中也不以為意,雖然眼下黑手黨與偵探社是屬於和平狀態,但那口頭協議...

【段子】07-11

※多互動向



【07|黑白敦】

啊啊,所以說,這樣的你到底有什麼生存資格呢?弱者。緋紅的雙眸含笑望著他,卻似王者的睥睨。只要相信自己可以活著就好了嗎?何等的卑微啊。他溫柔的撫上他的臉,那是種悲憫,對待螻蟻的慈悲。



【08|芥川兄妹】

芥川龍之介端坐著,黑髮少女與他面對面坐著,小心翼翼的抬眼看向兄長。「……不要。」銀的肩膀明顯一垮,眼神滿是失望。隨後她又再度抬頭,芥川龍之介轉過頭避開了她的視線。……芥川龍之介很為難,他真的很討厭橘子口味的東西啊。



【09|中原中也&泉鏡花】

他撇過頭,想迴避少女的視線,卻還是無法避開那淺藍色瞳仁中的期盼。中原中也真的一點也不喜歡小鬼...

【紅與】白昼黑夜

  那是與偵探社第二次聯手,幾乎全員出動。

  與謝野晶子突然發覺視線一暗,陰影從頭上將她籠住。一身華美和服的女人站在她身側,傾斜著赤紅和傘,替她遮蔽了陽光。「尾崎小姐。」與謝野晶子頷首,向對方打了聲招呼。「我是來保護妳的,與謝野醫生。」尾崎紅葉瞇著眼,抿嘴笑了笑,說明自己的來意。

  尾崎紅葉有著強大的異能,高居幹部之位自身更有著不俗的戰力。黑手黨真是大手筆,居然派幹部保護她。與謝野晶子想著。「先坐下喝杯茶吧。」尾崎紅葉說著,無視了外頭的喊殺聲,素手提起茶壺給與謝野晶子倒了杯茶。「敵人快來了喔。」與謝野晶子端起茶,看著白色霧氣緩緩蒸騰,淡淡茶香傳來,好似閒話家常的說道。尾崎紅葉抬眼看了她...

【双黑♀】Blank space

雙黑兩人性轉,百合,注意避雷

※前半中太,後面有一點太中


連結

(´・ω・`)


好累啊……人生第一次感覺到了何為腎虧。為什麼我從小黑屋出來就是這個點了呢(迷茫

我只是想寫百合T.T

接下來要趕劍三Only的稿子了……

話說網頁版到底要怎麼複製為wb網址(懵逼

【芥川中心】沒有終點的旅途

#噗浪極限創作60分 042

#大概是黑白芥,微敦芥?


  


  他看見了自己。

  同樣的面容,但卻是一身白衣與白髮。


  他沒有表情的臉上難得的流露出一絲困惑。我迷路了,一身雪白的他這麼說著。他看見那所謂的走馬燈閃過,一幕幕他曾經歷、或是另一個他曾經歷的。同樣的人,不同的個體。他在追求什麼?他不明白。虛無飄渺的青鳥啊,同樣淡漠的臉上卻有著那麼一分純真的嚮往。


  他嗤笑了聲,十分不以為然。


  是嗎。那你找到了嗎?他問道。而眼前的人搖了搖頭。我迷路了,他重複著。在這尋找青鳥的旅途中,他迷路了。兩人互相對視著。一身白衣的他淡淡地說,你也是啊。而你的出...

【段子】01-06

※不定期寫的段子

※通常負能量滿滿

※電波、獵奇、死亡表現有


【01|雙黑】

你們何其幸運,得以相愛?

口中溢滿著苦澀,心臟被人攥緊,血液集中著快要無法承受而撕開心室的疼。作嘔著,嘔出的不是酸澀的胃液而是漫漫飛花。拖行著身子在泥沼中爬行,卻只是陷入、只是使身上沾滿了泥濘。

說著愛啊。

裝乖扮痴的人們,互相撕扯著身上的血肉,渴求著他人身上的愛,那一顆心,跳動的心臟,只容許自己一個人霸佔。

然而不是每個人的心都可以容納得下自己。

說不得,求不得。

【02|雙黑】

太宰治的世界不會有他。
太宰治總是望著他看不見的未來,空洞而虛無。就像踩在不同的平行線上,他們在同一片天空之下仰望著不同的地方。
太宰治是...

【双黑】Blow Job

遲到好幾天的中也生賀,開了一點車,電波(???)

角色個性還在努力的揣摩中

一開始看起來有點像中太的太中


不會用wb連結就發圖片連結了,看不到的話請留言告訴我QWQ

這走 


Blow Job是朋友介紹的調酒,覺得喝法挺有趣的就拿來寫了www

真的很喜歡雙黑帶給我的感覺,我想他們並不會輕易說愛,或者說他們生長的環境使得他們認定不表露自己的感情是保護自己也是保護對方,希望今後可以吃到更多的糧(許願

【双黑】若世界没你在旁

练笔,试着抓角色个性,太中太无差(`・ω・´)

若世界没你在旁,那肯定是一片净土。

  中原中也这么想着,他相信他身旁的那人肯定也是这么想的。背对着背,他们是那么了解彼此,却又读不懂对方的想法。不,也许只有他而已。


  他比太宰治晚一些成为干部,而他升为干部那天晚上,森鸥外把他叫去,指着一个跟他年纪相仿的少年说,这是你未来的搭档。月色洒在两名少年身上,在脚下汇聚着阴影。中原中也仔细打量着对方,少年身上缠着多处绷带,虽然个子看上去比自己高,感觉却是弱不禁风,可能挨自己一拳就得倒了。不过他还是很服从命令的,尽管有些不以为然。

彼时中原中也还没那么讨厌太宰治。

  起初两...

《KR》Relationship

防雷提示:架空,女裝,偽炮友,H

連結

....我已經不知道怎麼用LOF發肉文了,不曉得這樣看不看得見

過了應該有五個月終於打完了………本來想最後來第二發,但我真的覺得再來一發我寫三年都不會結束,所以請容許我直接拉燈。
結尾有點草…………因為隔了應該一個月有,覺得實在是不能再卡在這了,收尾的有點勉強。會補個番外。

在我心裡Rajak是個很聰明的人,對於情感方面雖然淡漠,但是一旦認真就會很鑽牛角尖。感覺對Karias的描寫相對的少,希望下次有機會能多寫寫他,不是每個cp是我兩個都挺喜歡的。

總之是滿足自己妄想的女裝,最近劫鏢劫太兇+POI沉迷,有點荒廢了,近期會慢慢開始填坑。

《舜軒》小任性

✔舜‧歐德文×雲軒‧道奇,試寫

✔私設滿滿……因為只能從官網瞭解,人物個性還沒掌握好,OOC可能有

今天的舜看起來並不在狀態。

他頻頻望向窗外,像是尋找著誰的身影。他心不在焉的樣子盡遠都看在眼裡,但卻沒有詢問。盡遠太瞭解他的好友兼主子了,貿然的開口可能會促使舜立刻丟下手邊的事情跑出去。

「盡遠。」盡遠還在思考是不是該提醒一下他的進度時,舜突然開口,「我出去一下。」

盡遠:「……」真是擔心什麼立刻發生什麼。


雖然知道勸說對舜來說無用,盡遠還是決定掙扎一下。


「殿下,這些資料明天就要送出去審查了。」

「先緩緩,晚上再弄。」

「……晚上有一場宴會您得出席。」

「嗯,我現在...

《RegisRael》所以說好好睡覺嘛

※Regis×Rael,萊基斯拉爾,攻受不明顯
※標題……啊隨便啦。
※ooc,maybe

萊基斯走進客廳,靜悄悄的好像沒有人在一樣,平常總默默的在沙發一角喝茶看書的Noblesse也不見蹤影。倒是有個人低垂著頭,似乎是在休憩。那頭微卷的金髮說明了那人的身份,從他平穩的呼吸中萊基斯可以判斷他正熟睡著。

在床鋪以外的地方呼呼大睡真是太沒水準了,而且在外頭容易著涼。他應該把人叫醒讓他回自己房間睡的。萊基斯擰起眉,最終卻沒有出聲斥責,反而放輕了手腳擔心吵醒對方。他走向拉爾,動作小心翼翼的怕弄出聲響。萊基斯也不懂他為什麼要跟做賊似的。

半邊的臉被瀏海覆蓋著,露出一邊的眼睛緊閉著,睡著的拉...

【授權翻譯】【KR】Sweet

原文網址:http://spectralmelon.tumblr.com/post/109361645555/noblesse-sweet


標題:Sweet[甜點]

章節:1/1大綱:大學AU,凱利鄂斯找到了羅札克打工的地方並前往拜訪。

[聲明:Noblesse和它的角色並不屬於我〕

在忍受了一個半小時的地質種類演講後——他不應該如此迫切的想在暑假修完他的學分——為了保持腦袋清醒,他在附近街區遛達著。他經過一個櫥窗,裡頭繽紛的甜點吸引了他靠近。往裡頭看去,一個在廚房將麵粉和巧克力加進碗裡的熟悉身影吸引了他的目光。

啊,這就是他暑假打工的地方了吧。多麼適合他,又那麼的可愛。在第一眼...

《???》所以說數學跟談戀愛有什麼關係

你問我有沒有CP喔,啊我都打問號了啊。


  挑燈夜戰,對於人類學子來說並不陌生的詞,但不管怎麼樣都無法跟貴族聯想到一起,尤其是那個心高氣傲的拉爾。一向將對人類的厭惡表現在臉上的貴族,此時正捧著他視為低賤種族所寫的著作認真研讀著。  各種符號弄得拉爾有些頭暈,好像回到幼時學習那些晦澀難懂的古文時,盯著書腦中卻是一片空白。究竟為什麼他一個血統高尚的貴族要在這讀人類的東西?

起因不過是一句他非常認真看待的玩笑話。
  塔奧一如往常的擺弄著他的電腦,拉爾經過時對於他的行為有些嗤之以鼻。「有時間弄這些玩具,還不如提升一下自己的能力。」拉爾...

【授權翻譯】【KR】Code〔密碼〕

CP:凱利鄂斯×羅札克


原文網址:http://melonscribes.tumblr.com/post/137442508550/noblesse-code

這個作者寫的文都挺萌的,大家可以去看看(๑•̀ㅂ•́)و✧翻譯的部分我會先翻完她寫的Karajak,其他再看情況(因為我沒看(
翻譯上有些為了語意完整有做一點修改,如果有錯誤歡迎指正!

空蕩蕩的大廳傳來凱利鄂斯的嘆息。

五天過去了,卻始終不見羅札克·凱爾提亞的身影。他向著一個明確的方向前行,鞋跟敲擊在地面上發出了聲響。平常這個時候,他們兩個應該是在一起訓練的。並不是因為他們平常一成不變的吵嘴,凱爾提亞...

《KR》Chasing 01

01


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視線就老是追著他跑呢?也許是他們都還沒成為家主前、抑或是更久以前的孩提時代。
彼時早已成為家主有一陣子的凱利鄂斯跟著其他家主站在一旁恭敬的低垂著頭,一邊胡思亂想著。他忍不住偷偷將目光瞟向正接受羅迪加冕的金髮青年——嚴肅的側臉,好像他的父親一樣。


明明是該隱藏在暗處的人,卻讓人移不開目光。

02


羅札克的生活很規律,磨練技術、學著如何將不完整的凱勒陀斯發揮更強大的力量、吃飯、洗澡,撥出一些時間處理家族的事務然後就寢。羅迪的召見並不常有,如死水般平靜的洛凱道尼阿,家族也沒有多少事,於是他大部分的時間都花在了修煉上。


當然,偶爾會有一點突發狀況……好吧,或許不只一...

《劍三》自家的孩子02

02

【毒唐/如果見面……】

相比楚鴻雁俊逸的臉,唐無夜的樣貌更偏陰柔,雖然他本人並不是太注意這些。「唉——」這是第一次見面後楚鴻雁第十五次嘆氣。身旁唐無夜低頭繼續處理著自己壞掉的機關小豬,對面的東方清微笑著泡茶,其他人也是淡定的做著自己的事。

「唉————」

「你特麼到底是在嘆什麼氣啦死娘炮!」

終於在他第十八次嘆氣時有人忍不住了,燕珩拍案而起吼道。

「坐下。」唐無夜抬眼看了眼燕珩,淡淡的說道。

「嗯——只是感到可惜。」楚鴻雁不介意的笑道,因為裝扮而顯得有些妖嬈的臉轉向身邊的唐門子弟。

「大哥的樣貌明明生得如此之好,卻終日覆以假面示人,」他湊近唐無夜,近乎耳語的說道:「可惜今...

《KR+兄弟》不写会死的段子系列

【女朋友】AU大学设定

好像有点尴尬啊。
凯利鄂斯勉强笑着,然而并没有人能救他。

同个选修认识的女孩子跟他告白了。
问题是他才刚跟前女友分手没多久啊。
他拒绝了,对方还是不愿意让他离开。

『有差吗?反正你换女人不是本来就换很快,加油啊大情圣! 』唯一一个遇到有可能救他于水火的罗查丽阿拍了拍他的肩,没有丝毫同情的样子就跟赛伊拉走掉了。

等等,他明明就没有很常在换女友,每个都至少有一年好吗?完全忘了自己身边总是围绕着许多女性的事。
——所以说那该死的花心形象到底是怎么建立起来的?对女性绅士错了吗?他交往的几个女孩子可都是和平分手啊。

正不知道该怎么找借口离开时,背包里传来了熟悉的铃...

1 / 3

© 曲终人离暮时归 | Powered by LOFTER